April 3nd, 2018

昨天夜里是数得上的几个难熬的夜之一。难熬到给某人挂了一个小时的电话,虽然某人极其不会说话且没有让我feeling better,但是有个活人对我讲话这件事情本身都算一种comfort。最难受的时候,想过给父亲打电话,告诉他一切的事。但是最终还是不忍心。开不了口也讲不清楚的。最害怕的还是回去之后的事,到底怎么说,跟谁说,我越想越想不好,逼得一点办法没有。每天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床上躺着,不知道一天天怎么就过了。每天下午和晚上睡前吃点东西,然后基本每天一罐饮料甚至加糖加蜜的水。甜食还是吃不进去,喝的东西倒都还可以接受。又把某人删了,生日既然过了而且老跟我添堵,索性眼不见为净。

2018-04-04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