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知道WB调不调时区,但是那一天是我正式被宣判的一天。The longest day in my life. 

2018-12-14

November 30th, 2018

距离上一篇已是五月有余,但事情并没有太大的好转。诚然有一定的进步,但是整体来看还是不够的。这两个星期左右每天下午5点多就会emotional swig,先是anxiety然后depressed。但是最后饭还是要做,自己闹一会还是要去厨房。No choice。夜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做梦,最近噩梦又很多,与他人争执或扭打,追逐或者说逃亡,身上有伤口或者bleeding。今天上午入睡一个小时左右,梦到一层的旧房子里,几个我小学或初中的同学出现在屋里然后把一切都messed up,我非常的生气,不停地在房间里转圈然后捡起东西胡乱再放下,对着空无一人的屋子怒吼但是所有人都已经走了,不会有人回应我。


最...

2018-11-30

June 10th,2018

上一篇已是近两个月前。这两个月恍如隔世,搬公寓,回家,坦白,然后换了个地方熬。味觉恢复了,上个星期也比较peaceful。要加的药没加也不想加了。睡不着不是什么大问题。和某人吃了两次饭,他现在生活是滋润的不行。她还是忙着projects天天熬夜赶工。那天又说起英语学习的问题,还是没有达成共识,但是这其实不重要,重要的是她回复我消息,一句也好,我都满足。她说“比起他我更关心你的情况。”但是我怎么可能开口,我怎么能再给她增加任何的压力。其实我也不会对她那么重要吧。没有人会真的不回信息,all about priority. 我不是不懂,但还是想要抓住她每一句关心的句子,把自己放到一个不会...

2018-06-10

April 12, 2018

昨天去复诊,医生表扬我说as expected的吃药,但是对于我的味觉丧失和时不时的难受还是说等药效继续发挥。吃药第15天,感觉像过了半年一样漫长。发现自己在外出和人社交,甚至是communicate之后,普遍会难受。昨天夜里惊醒,恰好室友也醒着,去坐她床边沉默地哭了一会。确实她不能安慰我什么,还是要自己熬。今天进食两次,恶心的心慌,还是没吐,现在肚子还是不太舒服。基本上是废了,我都不知道到时候怎么搬家。昨天夜里难受,给父亲挂了个电话,一遍说话一遍擦眼泪,话到嘴边还是没说出口。那天她跟我说,我要是有事也可以跟她讲。我怎么可能说得出口。在她面前,我还是想留着最后一点体面,若是真的告诉她,估计我会...

2018-04-13

April 5th, 2018

今天我失去味觉了。中午12点多出了趟门,这星期第一次出门,去楼下韩国菜买了一份Bibimbap和一瓶芦荟汁。天气比上周末暖和很多,太阳也出来了。等饭的时候喝了两口芦荟汁,还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,中午吃饭的时候,也没有察觉到,下午继续喝芦荟汁的时候,突然感觉到味道不对。因为我印象中这个牌子的芦荟汁比另一种要甜,但是今天我却是喝水一样喝了下去。然后刚才吃晚饭,就是把冰箱里中午剩下的bibimbap拿出来,加热了三分之一左右然后放进嘴里咀嚼吞咽的过程中,确定了这件事情。这种感觉很奇怪,不像是感冒鼻塞时那种囔囔的感觉,而是嘴里像是有一层石蜡一类的东西,可以尝出来食物的质地,但是没有任何味道。今天是吃药...

2018-04-06

April 3nd, 2018

昨天夜里是数得上的几个难熬的夜之一。难熬到给某人挂了一个小时的电话,虽然某人极其不会说话且没有让我feeling better,但是有个活人对我讲话这件事情本身都算一种comfort。最难受的时候,想过给父亲打电话,告诉他一切的事。但是最终还是不忍心。开不了口也讲不清楚的。最害怕的还是回去之后的事,到底怎么说,跟谁说,我越想越想不好,逼得一点办法没有。每天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床上躺着,不知道一天天怎么就过了。每天下午和晚上睡前吃点东西,然后基本每天一罐饮料甚至加糖加蜜的水。甜食还是吃不进去,喝的东西倒都还可以接受。又把某人删了,生日既然过了而且老跟我添堵,索性眼不见为净。

2018-04-04

April 1,2018

从吃药开始每天晚上会心悸,胸闷,呼吸困难。半夜倒在地上喘,感觉下一口气会上不来。昨天夜里因为搬家的事特别焦虑,这个星期还没有这么焦虑过,那股焦虑感过去之后,就开始呼吸困难。瘫在地上听见室友在一墙之隔的卫生间洗漱的水声,还是开不了口。没法开口,怎么可能说。今天中午出门转悠了半个小时左右,回来和某人打了会电话,然后煮了点面条。吃了三分之一左右吧,晚上吃药前再吃一点。某人应该是无意识的暴饮暴食,他自己察觉不到自己的情况有多糟糕。机票还是没订,不行也最后一天走算了,不逼得自己那么紧,不然又会开始焦虑。不知道13个小时的飞机该怎么熬,下次去看医生,问着要两颗安眠药,要是能睡着估计会好些。要问问AD保留学...

2018-04-02

March 28, 2018

周二去见了医生。还抽了管子血。第一次在这边抽血,最大的不一样是,抽完血给你块纱布按着然后贴个创可贴在上面。真是浪费资源啊,明明一个棉签就能解决的问题。然后去药房拿了药,一个橘色的小瓶子,里面装好了三十天的量,瓶身上贴着不良反应的提醒和方法用量。感觉和人交流出现明显的困难,出医生Office之前,他重复了两遍我要怎么去抽血拿药,我自己也问了他一遍,但最后在Lab那层还是Lost,又去问了半天nurse我知道先去cashier再去抽血。学校Canvas的消息提醒也关了,找不到我就算了,group project我现在什么都帮不上忙。还是没有和家里讲,只是说不上summer提前回去。感觉他们可能隐约...

2018-03-29

March 24th, 2018

下周二去看医生。无论结果如何,都是无法再逃避的。今天大概最近状态最好的一天吧,吃了3顿饭,还出门了一趟。走路不过十几分钟,就因为体力不支感到眩晕。最近味觉退化的厉害,对各种味道越发的不敏感而且吃下东西就犯恶心。不吃难受吃了也难受,又开始在网上看代餐饮品,应该备一些了。开始只能接受水煮的蔬菜和没有明显味道的碳水,肉类,包括生鲜和禽类都不愿意碰。

母亲回家了。她这半个月的漫长旅途终于结束,我姨不禁松了一口气,而对我来说,不过是开始罢了。如是真的需要药物治疗,我大概final之后就会回去,毕竟诊费和药费都要算,回去怎么讲也是便宜。不敢讲,谁都不敢讲。怎么可能现在讲出来,打算回去后自己先去一院一次,...

2018-03-26

March 23th, 2018

During today's meeting with my therapist, at the end, he said that "I am glad you have a doctor appointment, taking some medicine would be helpful. " It was the first time he said medicine would be beneficial to me.

怎么讲,明明自己隐约知道会这样,但是当therapist真正地将那个词用在我身上的时候,还是觉得没有实感。他看向我的眼神怀着悲悯,因为一个月前他还说...

2018-03-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