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ne 10th,2018

上一篇已是近两个月前。这两个月恍如隔世,搬公寓,回家,坦白,然后换了个地方熬。味觉恢复了,上个星期也比较peaceful。要加的药没加也不想加了。睡不着不是什么大问题。和某人吃了两次饭,他现在生活是滋润的不行。她还是忙着projects天天熬夜赶工。那天又说起英语学习的问题,还是没有达成共识,但是这其实不重要,重要的是她回复我消息,一句也好,我都满足。她说“比起他我更关心你的情况。”但是我怎么可能开口,我怎么能再给她增加任何的压力。其实我也不会对她那么重要吧。没有人会真的不回信息,all about priority. 我不是不懂,但还是想要抓住她每一句关心的句子,把自己放到一个不会bother她生活的地方,不会让她感到厌烦又不会被忘记。我能感觉到实际上某人年初这段之后,她对某人的厌烦还是有的,她不接受某人那样优柔寡断的处理问题。我明白,所以我不会讲,我不会对她倾诉我这些事。虽然我仍然将她当作光,但是太阳不就是闪耀在永远遥不可及的地方吗,能抓在手中的就不是太阳了。如果说我现在的根源是maman,和她是否有关系也未可知。当初和counselor坦白了家庭问题,但是sexual orientation只字未提。我不打算跟任何人再讲起这些事,也不会再向某人提起。谁都不能理解我对她的执着,那种执着既是我的支柱也是我的梦魇。我害怕像梦中一样看不到来时路,我也怕我要是连她都不再执着,我会有什么借口支持我留恋这个世界。还是寂寞啊。说什么不需要别人关心都是假话,不然我也不会到这般田地。但是人和人真的能互相理解吗?会有人真正接受我吗?我不知道也无法证明。我害怕。我害怕每个无法入眠的夜晚和黑暗的房间。我害怕没有人理解我看到我。我想要听到的那句话只有她说过。我又怎样能放下她。我在她身上倾注的是我自己的不安和无法被满足的安全感。我知道我不能。但是。但是。

2018-06-10  /   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