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 12, 2018

昨天去复诊,医生表扬我说as expected的吃药,但是对于我的味觉丧失和时不时的难受还是说等药效继续发挥。吃药第15天,感觉像过了半年一样漫长。发现自己在外出和人社交,甚至是communicate之后,普遍会难受。昨天夜里惊醒,恰好室友也醒着,去坐她床边沉默地哭了一会。确实她不能安慰我什么,还是要自己熬。今天进食两次,恶心的心慌,还是没吐,现在肚子还是不太舒服。基本上是废了,我都不知道到时候怎么搬家。昨天夜里难受,给父亲挂了个电话,一遍说话一遍擦眼泪,话到嘴边还是没说出口。那天她跟我说,我要是有事也可以跟她讲。我怎么可能说得出口。在她面前,我还是想留着最后一点体面,若是真的告诉她,估计我会在撑不住的时候总是找她吧,那样是不行的。她没有义务为我做这些。和某人像是歃血为盟的关系。毕竟交换过无法告诉第三个人的秘密,互相支持着走过长夜漫漫,所以是不怕把狼狈和崩溃的样子展现出来的。但是她不一样啊……我希望,在她面前,我还是有一个好一点的形象的。这是我最后的自尊了。

2018-04-13

评论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