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ch 24th, 2018

下周二去看医生。无论结果如何,都是无法再逃避的。今天大概最近状态最好的一天吧,吃了3顿饭,还出门了一趟。走路不过十几分钟,就因为体力不支感到眩晕。最近味觉退化的厉害,对各种味道越发的不敏感而且吃下东西就犯恶心。不吃难受吃了也难受,又开始在网上看代餐饮品,应该备一些了。开始只能接受水煮的蔬菜和没有明显味道的碳水,肉类,包括生鲜和禽类都不愿意碰。

母亲回家了。她这半个月的漫长旅途终于结束,我姨不禁松了一口气,而对我来说,不过是开始罢了。如是真的需要药物治疗,我大概final之后就会回去,毕竟诊费和药费都要算,回去怎么讲也是便宜。不敢讲,谁都不敢讲。怎么可能现在讲出来,打算回去后自己先去一院一次,好歹弄出中文的诊断结果出来。某人现在病情恶化毫无指望,不打算见他了,两个病友相见有什么意思。要是真的确诊,还在想要不要给那一位打电话,打电话算是把我的压力转移给人家,人家二十不到认识两个Depression患者未免太过可怜。不打电话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下去。药物会有所缓解的吧,应该会的。

上周开始,关掉了一切社交媒体的消息提醒。没有任何看的必要了,just leave me alone。每次跟人发消息,都不禁想,如果这是我和你最后一条消息,当你再次看到时,会作何想法。这个念头没有自我了结的意思,只是觉得没有实感,当发出那些代表情绪的表情时,屏幕那边的人,真的是那种情绪吗?至少我不是。我流着泪打字夸我表弟,关心母亲情况以及对我姨道谢,心中想到的所有事都和我打出来的语句毫无关系。我一直都无法适应网络上的情绪表达,永远觉得就是隔着一层,即时通讯又怎样,面对面尚且不能洞察人心。

这间公寓现在成了我的comfort zone,我简陋的巢穴,我暂时的容身之所。床垫,纸箱,行李箱,堆放在地毯上的袋子和书。都是我这一年的生活痕迹。我似乎刚与这间屋子有了些默契,可一个多月后就要搬到新的地方。不知道那时候我会是什么样子。日子只能一天一天过,没有办法的。

来吧。


2018-03-26

评论